李司丞

请不要随手fo我。
冷cp综合症患者。
段子狂魔。

【代我】片段合集

意识流摸鱼了。
是短小段子,没头没尾的。

1.反转
鹿代眨眨眼,死盯着自家舅舅。
小小的我爱罗,
被大了三圈的风影袍裹着,
半是迷茫半是警惕。
"你是谁?"
看来中了敌人的特殊忍术后,
我爱罗不仅身体变小,记忆也消失了。
摸了摸下巴,既然这样,
鹿代忽然萌发了一种恶趣味——
"你看,我们瞳色都一样。"
"我是你舅舅啊。"

2.兽化
我爱罗变成的狸猫小小的,
窝在鹿代的臂弯里
看上去很是乖巧,
毕竟要是被别人知道,
他一介风影意外变成了萌物,
影响不太好。
但是我爱罗没想到,
下一秒他就被鹿代挂在了胸前的衣领上。*
"接下来要赶路,
稍微委屈一下你了,舅舅。
这个位置很安全。"
鹿代有力的心跳,
好像震碎了他灰暗的过去,
我爱罗动了动大耳朵。
似乎也不错。

*参照牙和赤丸。

3.拥抱
我爱罗这半生,
很少像这样,
被小小的温暖撞击。
鹿代是个小鬼,刚满5岁,
见到喜欢的舅舅还只能飞扑过来,
然后重心不稳,倒在他的怀里。
"鹿代。"
我爱罗伸手揉着鹿代脸上的淤青,
"我会保护你的。"

我爱罗这半生,
很少像这样,
被厚实的温暖包裹。
鹿代这孩子长大了,
长大到可以紧紧把自己圈在怀里的年纪了。
"鹿代…"
被唤到的孩子抬手擦去我爱罗脸上的血迹,
"这次轮到我来保护你了。"

李华的置顶

   大噶好,我是李华。
   破写文的,段子型,偶尔写写长的。会画点儿童画。
   高亮: 请不要随手fo我。
   上学比较忙,缘更,轻松日常系。生活已经够悲惨的了,为什么还要吃刀子来找虐呢。
   佛里佛气地在各种墙头间跳跃,简称佛跳墙。
   中了"一辈子只能喜欢冷cp"的诅咒,我也很绝望。
   开这个号的初衷是练笔,因此你可能不会在我这看到什么优质的东西,但你或许能看到我的进步——文笔也好,人品也罢。
      绳锯木断,水滴石穿,我是这样相信着的。                    
  
                                            ——爱你们的,
                                                  Li Hua

【叶莫】流感预警·壹(修正+更新)

配对: 叶修×莫凡
分级: R
梗概: 这是一个叶修照顾病号莫凡,且两人在照顾与被照顾中慢慢明白自己心意的故事。
篇目: 中
备注: 本文略慢热,此章3000+,微量包罗注意。

 

0.
    “近日H市流感突发,请各位注意开窗通风,及时…”

    白墙上的电视正在播报新闻,播音员的声音落在叶修的耳朵里,这才勉强使他的注意力分散了些。医院不准抽烟的规定对他这种老烟民无疑是种折磨——可他偏偏不能出门去电梯间里满足一下烟瘾,因为莫凡正躺在一旁的病床上,输着点滴,皱着眉头,闭着眼睛,俨然还在昏迷。

    事情发生在半小时前。彼时叶修刚刚以回网游看看为由,坚决地推掉了女孩子们的逛街活动。悠哉悠哉披着衬衫端着泡面,他在楼梯口看见了莫凡。其实莫凡不出门很正常,毕竟他在比赛中都不会合作,更别提在休息日跟队友集体活动了。

   叶修笑了笑,倒不意外,只冲独行侠点点头,心下以为这会又会是一次不言不语的擦肩而过——下一秒他就听见咣当一声——莫凡一头栽在地板上。
   
    叶修一惊,脑中嗡的一声,扔下面碗扛起莫凡就冲出门去。莫凡比他想象中的轻很多,不过要是重的话,叶修一介宅男也不可能健步如飞的同时还能抽空掏出手机给莫凡的“饲主”苏沐橙打电话。

   苏沐橙听起来很焦急,但无法改变她此时还远在三条街外的购物中心的事实,什么时候赶到医院还是个未知数。

    费了一番功夫把莫凡塞进出租车,叶修终于有能力查看莫凡的情况了。他把手贴在莫凡的额头上,完了,滚烫。
    
    大哥,去医院,他……
   
    司机是个好人,见到有病号需要帮助立刻开足马力。于是出租车一路风驰电掣,叶修不怎么晕车的人都感觉一阵难受。即使这样,莫凡也丝毫没有转醒的意思。叶修一看内心惆怅,居然烧成这样还不自知。

    颠簸中莫凡面色苍白双眼紧闭,脑袋靠在叶修肩头,头发挠着他的下巴……很痒。这是叶修第一次见莫凡乖顺的样子,不过恐怕这辈子都不会有第二次。
   
    那时的叶修怎么也想不到,不光还有第二次,日后还有很多很多次。
   
1.

    莫凡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头疼的感觉席卷而来。
   
    消毒水味,点滴,病床,护士,叶修。
   
    莫凡用了三秒理清状况: 上午起来一直头疼,嗑了两粒感冒药继续日常。最后的记忆停留在楼梯口遇见叶修,接下来的发展是个人都能想到——叶修,帮了自己。

    那厢叶修见病号醒了,不由得松了口气,说实话,莫凡这脆弱的样子把他也吓得不轻。知道莫凡不善言辞,叶修只起身掖了掖莫凡的被角,而后给他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出去找医生。
   
    指腹摩挲着床单,莫凡克制住心中异样的情绪。明明已经无数次地告诉过自己一个人生活也没问题,可当真被帮助时,随之而来的除了不甘,还有些别的他叫不上名字的东西。

    集训的时候,复盘的时候,哪怕出去聚餐的时候,叶修看上去像是无视他,落到细节上却是不露山水地引导。这个不择手段把他逼来职业圈的家伙,其实意外的温柔。

    叶修去得快来得也快,不消片刻便捏着一叠满满鬼画符的单子坐了回来。

    “你醒了啊。医生说是最新的流感,没什么大碍,就是得留院观察几天。”

    莫凡点点头,算是回应。叶修语塞了一回,把安抚的话悉数咽下去——也是,住不住院对莫凡来说根本不重要。

    但接下来莫凡让叶修惊讶了。只见莫凡张张嘴,大概是发烧让他的嗓子也倒了霉,两个音节说出来就有一个是破音的,可叶修听得分明。
 
  莫凡轻声对他说,谢谢。

  “谢什么啊,应该的。”

  莫凡鼓起腮帮子,把半边脸埋进枕头,又扔给叶修一片良久的沉默。或许莫凡自己都没察觉到,一抹红晕出现在他脸上。

  叶修不由得勾起唇角。莫凡的沉默他可没少见,唯独这次漫开在心里的不是无奈——不如说是欣慰,还有些许小雀跃。

  兴欣的小忍者意外地还有如此一面…本来还想表达一下对他不注意身体的不满,但在这一瞬间,不满化作一汪绕指柔。

  “你啊…这样不是很可爱吗? 平时别老板着个脸。”

  莫凡眨眨眼,可爱? 他心知叶修是褒义,可用来形容自己,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于是开口辩解——

  却未料病房门忽然被打开,包子拽着罗辑的衣袖风风火火闯了进来。多半是因为沐橙在兴欣的微信群里发了消息,以包子的性格,来探望队友也不是稀奇事了。

   “我记得毁人不倦游戏里很强的来着,真人怎么这么弱啊?” 包子不顾罗辑生无可恋的表情,一进来就嚷嚷道。“发烧多少度了? ”

   “已经降下来一些了,现在是39度。”叶修微微侧过身子,笑着回答。

   “嚯,39度!  好厉害!”包子惊呼。

   在场三人皆是汗颜。包子一向语出惊人,脑回路也无人能及——莫凡本人没什么反应,倒是罗辑先炸了毛。

  16厘米的身高差作祟,罗辑只能踮起脚,妄图跟包子耳语。包子完美地误解了罗辑的意思,也踮起了脚。然后罗辑气结,知识分子的气度统统喂狗,又是拉又是扯。再然后轮到包子不乐意了,偏偏跟罗辑反着来。最后两人瞬间闹成一团,病房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叶修向莫凡耸了耸肩,老实说,这对活宝有时候也让他很头疼。

  紧跟着包子罗辑,沐橙一行人到了。姑娘们本就同情心泛滥,莫凡躺在病床上一声不吭的样子在她们眼里显得格外柔弱。将花里胡哨的购物袋一扔,莺莺燕燕嘘寒问暖。

  莫凡手足无措,咬着下唇不知道该说什么——打比赛还好,毕竟看着他的人只在意他的输赢,但现在这个阵仗是他很少经历的——在受瞩目的位置,被关照,被心疼。

  他的目光越过姑娘们投向叶修,叶修也正看着他,如同莫凡刚来到兴欣的那个夜晚。

2.

   微博上炸开了,起因是苏沐橙的一条微博。

   苏沐橙V: 其实你们都误会叶修了,他还是很会照顾人的。
   
   配图:正在睡觉的莫凡和一旁对着诊断书直犯牙疼的叶修。

   事实证明姑娘发微博的频率普遍比男人高,苏沐橙、楚云秀等女选手也不例外。隔三差五就能看见她们晒日常,有时候是吃的喝的,有时候是穿的用的,大家习以为常。但这条微博就不一样了——什么情况? 莫凡怎么了?  叶神怎么了?

   首先是职业圈,上到大神下到新秀纷纷参与评论。关心莫凡的,揶揄叶修的,分析流感的,没有主题但硬是能扯三百字的。占据热门第一的却是来自雷霆的戴妍琦——

  戴妍琦V: 莫凡生病叶神展柔情?  这得是真爱啊!

   因为戴妍琦的独秀发言,粉丝们的评论也渐渐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从“叶修也会照顾人啊”到“他们什么时候结婚”,甚至有人在下面发表了自己写的小段子。

  不过网上再怎么热闹,也与叶修无关。这厢他还在对着诊断书牙疼,忽然听到沐橙隐忍的笑声,施施然抬起头:“又在刷微博?”

  “是啊,粉丝真的越来越有才了。”

  “哦? 怎么了?” 叶修闻言,好奇心被挑起。

  苏沐橙放下手机歪了歪脑袋,仿佛看到了叶修翻阅他自己和莫凡的同人时精彩的表情。

  粉丝的调侃只是叶修漫长一天中的小插曲——他最终还是没上微博,因为这边莫凡的事就够他忙一阵的了。

  女孩子还想逛街,男人们也有自己的安排,如此一来,没有朋友的莫凡便落了单。不忍心看着队友独自在病床上受苦,于是兴欣众人一翻微博一合计,叶同志,组织派你来照顾莫凡。

  荣耀教科书中记载了各种荣耀的技术,却没有记载如何照顾人。叶修一个人懒懒散散了大半辈子,这种事对他而言无疑是一种挑战。

  ——比如在医院里跑上跑下找医生,叶修恍惚间就完成了自己半个月的运动量。

  一直忙活到夕阳西下,橘红的阳光晕开天边的云,再飘飘摇摇洒落在病房里。

  他提着楼下买的饭菜走进病房,身上还有淡淡的烟味萦绕,引得莫凡不禁皱了皱鼻子:“不能戒烟吗。”

  “唯有荣耀和烟,不可辜负。”叶修拒绝得义正言辞。

  “对身体不好。”戒烟海报上肺部溃烂的照片浮现在脑海,莫凡莫名地有些心慌。

  叶修见拒绝没用,干脆转移话题,空出一只手来揉莫凡的脑袋:“该吃饭了,今天有鱼香肉丝哦。”

  莫凡从来不擅长与人交流,尤其是劝人戒烟这种事。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叶修,便撑起半个身子吃饭。

  这顿饭莫凡吃得无比沉默,用筷子夹菜甚至带了几分放缚首术的狠厉。叶修不爱惜身体的理所当然多少让他有些愤怒——虽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愤怒从何而来。

  莫凡在想什么叶修不得而知,他只是一面往嘴里送菜,一面打着荣耀活动的算盘——

  活动,兴欣,材料,忍者,莫凡…

  莫凡啊…叶修放下筷子,真可爱。
 

 

 

    【TBC】

【警探组】救命,我被不明程序入侵了

summary:一个康纳被各个up主轮流操纵引发高能的故事。
备注:补了老菊的底特律,被菊康笑到不能自已,遂有了这篇沙雕文。如果大家喜欢就去写后续。图个乐子,别较真。有什么想看的up主可以留言。
篇目: 缘。

001.
  距离政府出台仿生人人权法案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虽说人机矛盾还是存在,就业、住房等问题还未彻底解决,但大家的生活也渐渐有了正轨,人类和仿生人的社会开始平稳运转。

   卡拉一家在加拿大生活得非常安逸;马库斯过上了领导该过的日子,闲下来就跟诺丝谈谈恋爱;至于康纳,依旧当他的警探,并正在与他的副队长同居。

    同居是汉克先提的,准确来说,是汉克哼哼半天后康纳一语道破的。刚觉醒的康纳参不透老警探的傲娇,理性而规矩的言语招来了毫不客气的吐槽。

   那天他们沿着河岸一路闲聊,就这样草率地定下了同居的事。夕阳下两个一人一机的剪影镀着金色,远远望去倒是般配。直到晚上汉克看着康纳抚摸相扑,萦绕在心头的不真实感才迟迟散去。

   真的跟康纳同居了啊。

   “哎,家里多了个人而已。”汉克跟同事解释他为什么最近作息规律了许多。可能他自己都没注意到——说这话时,他是带笑的。

002.

   “你说你为什么不装个家政模组呢?”

    汉克瘫在床上,向一旁捏着体温计眉头紧锁的康纳提意见。

   底特律的天一向是要下点东西的,难得放了晴,温度却忽冷忽热起来,汉克因此不幸病倒。这些天负责饮食起居的是康纳。而作为曾经的警用型仿生人,做到这种程度实在是难为他了。

   “体温38摄氏度,较上次有所下降。”康纳报出结果,歪了歪脑袋,“不错的想法,以后我也可以帮你分担一些家务。”

  汉克有气无力地点点头,连抱怨都说不出了。现代人类抵抗力本来就弱,这场发烧更搞得他痛苦万分。

  测完体温后汉克便睡了过去。这期间他只依稀记得康纳帮他掖过被角,还有那场“一百个康纳喊他起来工作”的噩梦。不可否认,独身许久的老大叔最近快把身心都交出去了。

  这场昏睡持续到10点,正是康纳该睡觉的时候。汉克被床铺右侧的动静给吵醒了。

   他年纪大了,但该有的警惕性还在。以为家里遭了贼,内心一股子无名怒火猛然腾起,坐起翻身压下一气呵成——

  “你他妈的搞什么幺蛾子!?”

   定睛一看,自己扣着的那个一脸无辜的家伙,可不是康纳么。
  

003.

  [△跟汉克一起睡觉]
 
  康纳轻轻爬上了汉克的床,准备躺下时却被惊醒的汉克逮了个正着——原本灵敏的反应系统如同故障了一般*,他只能乖乖任由汉克居高临下地压着。

   “你他妈的搞什么幺蛾子!?”

   [×卖个萌并解释]

  康纳人畜无害地眨眨眼,“你还没痊愈,晚上由我照顾比较稳妥。”

  “我又不是小姑娘,有没有你照顾都一样! 快出去睡你的床!”汉克下了驱逐令。昨天他也是发烧,怎么就没见这货如此殷勤?

   [○坚持]

   “这是为了你的健康考虑。”

   “别瞎扯这些没用的!”汉克怀疑现在的康纳软体炸裂了,“你到底在想什么!?”

   [△真诚]
  
   “安德森副队长,”康纳一本正经道,“我在想,我喜欢你。”

   “我们都同居了,难道不应该…”

004.

   康纳最终还是被汉克赶出了卧室。

   抱着相扑,康纳的LED灯闪成警戒的红色。

   刚才…自己…是怎么了?

—Tbc—

  
  
 
*其实这里是老菊QTE失败了。
 
 
 

  

   

【也青】我的一位A朋友

#轻松向告白现场
#OOC
#摸鱼产物

001.
“我跟傅蓉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是诸葛青的开场白。

002.
王也应了一声,等待下文。
不成想等来的却是诸葛青的一片沉默。
这狐狸三伏天的把自己约出来面谈,
不会就为了说这个吧?
还真是小题大做,
王也眼皮一跳,默默吐槽,
努力忽视心里跑过的一丝小雀跃。

003.
其实事情的起因是一条动态。
准确来说,是诸葛青转发的,
傅蓉的一条动态。
内容倒很简单,
不过是一张与诸葛青的合照,
配上几句调侃的文字而已。
转发朋友的动态,
于情于理都解释得通。

004.
这个姑娘王也有印象,
碧游村时跟诸葛青站在一起、
看起来关系特别好的那位。
回忆中的画面和屏幕上的合照重叠在一起,
勾得他一阵烦躁。
仿佛脑壳过电一般,
“呵呵,老青,厉害啊。”
他如是留言。

005.
“好了好了你消停会,”
傅蓉没想到她也有开导撩人高手的一天,
“留言的那个就是友人A吧?”
“怕他误会就直接告诉他啊。”
傅蓉多急的性子,自顾自地说着,
“顺便告诉他你喜欢他,多好。”

006.
蝉在叫,人坏掉。
“行了行了我知道,大热天的,你……”
“愿意听我讲个故事吗?”
王也话出口却被诸葛青打断,
抬头正对上他认真的脸。
怪不得感觉今天的诸葛青有哪里不对,
“嚯,好啊。”
原来心里憋着事想找我倾诉啊。

007.
“从前有个少年,他出身在一个显赫的世家…”
王也静静地听着,
果然是这种展开,
那个所谓的“少年”,十有二十就是诸葛青吧。

008.
“后来他遇到了友人A。”
“友人A心怀苍生”
“功法高强。”
“少年跟友人A成了朋友。”
“然后呢?”
“然后什么呀,故事讲完了。”

009.
明明出门前听了傅蓉一番热血沸腾的鼓励,
事到临头他居然又开始瞻前顾后了。
那句“少年喜欢友人A”的矫情告白他说不出口,
想了想,
他还是害怕结局变成“少年和友人A最后连朋友都做不了”。

010.
王也听了半天,
这个友人A是自己没跑了。
原来我在老青心中形象这么潇洒?
可当王也想听更多的时候,
诸葛青偏偏不说了。

011.
哎。
看你以前撩傅蓉撩得那么带劲,
这时候情商怎么就下线了呢。

012.
“老青啊老青,”
王也摇着头叹息,
“这个故事不好啊,结局太没意思了。”
“我觉着可以稍微改一下。”
“比如。”
“友人A向少年告白了。”
“如何?”

—FIN—